当前位置: > 起名 > > 正文

娘炮流行的原因 为何现在演艺圈娘炮能走红?为何娘炮这么多?真的是阴盛阳衰吗?

2021-06-19 07:16:59

娘炮流行的原因 为何现在演艺圈娘炮能走红?为何娘炮这么多?真的是阴盛阳衰吗?

为什么有人喜欢“娘炮”?为什么一个大男人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很“娘”,还很受欢迎?

当今中国社会娘化的丑恶劣行,在于湖南卫视,浙江卫视这些披着人皮的洋奴才大肆引进韩国屎坑文化,企图摧毁中国青少年爱国爱民族精神,用雌性变异娘化洋垃圾丑化中华民族尊严,影视娱乐界娘化垃圾是祸害中国青少年的根源,男人应有男人阳刚血性,没有男儿阳刚血性的男人等于是阉割的太监粪渣,一个民族男人没有了尊严岂不是当年鸦片战争的《东亚病夫》软弱无能,就要被帝国主义凌辱侵略,国耻勿忘,警钟长鸣,美帝国主义一刻也没有停止妄想用雌性变异胭脂水粉妖女洋垃圾瓦解中国青少年的爱国爱民族精神和责任使命,以达到他们罪恶阴谋。

为何现在演艺圈娘炮能走红?为何娘炮这么多?真的是阴盛阳衰吗?

因为中国传统审美就是偏向“女性化”的,目前小鲜肉盛行只是回归传统而已。

早在西汉汉惠帝时期,因为汉惠帝的宠臣闳孺喜欢涂脂抹粉,结果汉惠帝身边的郎侍中都兴起了涂脂抹粉的风气。

汉初的郎侍中就是皇帝身边的郎官,这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汉初规定只有担任两千石以上高官超过三年,才有资格让自己儿子到皇帝身边做郎官;又或者家产在十万钱的非商人家庭出身的人也有资格参选。

换句话说,汉初皇帝身边的郎官要么是高官子弟,要么是富家公子。

而这些高官子弟和富家公子都开始模仿皇帝身边宠臣涂脂抹粉,说化妆在汉朝上流社会成为风潮,应该不为过。

《后汉书·李固传》则告诉我们后人,到了东汉时期,东汉的高官子弟喜欢涂脂抹粉的习惯依然没有改变。

李固是东汉名臣同时也是高官子弟,他父亲是司徒李郃,在东汉司徒是“三公”之一,类似于今天第一副总理。李固本人后来也担任过荆州刺史这样的高官,荆州刺史相当于清代的湖广总督。

他曾经被人诬告在皇帝的葬礼上毫不悲伤,只顾着化妆打扮“大行在殡,路人掩涕,固独胡粉饰貌,搔头弄姿”,是的,李固就是“搔首弄姿”成名的“主人”,我猜想大家都没想到,“搔首弄姿”最初是骂男人的话。

不管这是诬告还是事实,至少《后汉书·李固传》这段话告诉我们一个信息:在东汉时期高官子弟化妆是常态。因为如果李固不爱化妆的话,那么别人为什么会以“化妆”为理由诬告他呢?

到了东汉末年以及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上流社会男性化妆已经蔚然成风,在这一时期上流社会男性不化妆才奇怪。

这里尤其以曹操之子曹植以及曹操养子何晏化妆的故事最为出名。

建安十三年曹操南征荆州时结识了一位文学家邯郸淳,曹操非常欣赏邯郸淳的才华,曹操两个儿子曹丕和曹植同样非常欣赏,都求曹操让邯郸淳做自己的秘书,最后曹操因为喜爱曹植,还是让邯郸淳做了曹植的秘书。

结果邯郸淳第一次去见曹植,曹植居然让邯郸淳这个他辛苦求来的秘书在大厅等了他将近2个小时,原因是曹植当时才洗完澡,觉得就这么素面朝天的去见邯郸淳,是对邯郸淳的不尊重,要先化妆更衣后再出来与邯郸淳会面。

植初得(邯郸)淳甚喜,延入坐,不先与谈。时天暑热,植因呼常从取水自澡讫,傅粉。遂科头拍袒,胡舞五椎锻,跳丸击剑,诵俳优小说数千言讫,谓淳曰:“邯郸生,何如邪?”于是乃更著衣帻,整仪容,与淳评说混元造化之端,品物区别之意。——《魏略》

曹操养子何晏更是当时有名的大帅哥,《三国志》说何晏是一个热衷于随时补妆的人“粉白不去手,行步顾影”。由于他太爱补妆,因此魏明帝甚至认为何晏长得帅皮肤白是因为粉涂的多,毕竟“一白遮百丑“嘛,所以有一次魏明帝故意在夏天最热的时候请何晏吃热汤面,试验一下看看何晏是不是因为粉涂太多,所以才显得白。

说起魏明帝,曹操的孙子也是化妆达人,只不过魏明帝喜欢的不是抹粉,而是女装。史书上说魏明帝“好妇人之饰”,因为好女装,魏明帝甚至把皇帝的冠冕上的挂坠都从真白玉珠改成了珊瑚珠。

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南朝上流社会男子几乎清一色的都是化妆达人,《颜氏家训》称“梁朝全盛之时,贵族子弟,多无学术…无不熏衣剃面,傅粉施朱,驾长檐车,跟高齿屐,坐棋子方褥,凭斑丝隐囊,列器玩于左右,从容出入,望若神仙。”

所谓的“施朱”是指的使用胭脂,可见在南北朝时期上流社会男性化妆比汉朝更进一步,不仅仅敷粉,还要涂脂。

到了唐朝,随着技术的进步,化妆品制作工艺不断成熟,除了涂脂抹粉,上流社会男性更流行起了“唇膏”(口脂),唐高宗就经常赏赐自己欣赏的大臣唇膏。

到了宋代,士大夫们除了涂脂抹粉外,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戴花”,“艺术皇帝”宋徽宗每次出行都“簪花,乘马”,并赏花给随驾侍从戴,大家都花团锦簇的。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也爱簪花,还写了首《吉祥寺赏牡丹》赞美“戴花”风俗:“人老簪花不自羞,花应羞上老人头。醉归扶路人应笑,十里珠帘半上钩。”

而明朝士大夫们相比于“敷粉”,更热衷于“护肤”。明朝中叶文学家沈德符在其著作《万历野获编》里就详细记载了张居正是如何“护肤”的。“膏泽脂香,早暮递进”,意思是化妆品和护肤品,对于张居正来说是每天所必须的。

沈德符还记载了万历时期一位有名的清官许宏纲,他的个人爱好除了化妆以外,就是往身上喷香水,同事和下属们就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香味,“芳馥遥闻”嘛。

到了清朝,大家不要忘记清末梅兰芳先生比今天的小鲜肉受欢迎多得多,而梅兰芳先生可是“旦角”,最拿手的曲目是“贵妃醉酒”。

以上这些历史事实可以说毫无争议的证实了几千年来,社会对男性主流审美就是偏向“女性化”的。

上一篇:北京海淀区司法局社区矫正电话 缓刑去司法局该找哪个部门? 下一篇:西安老碗鱼的做法的家常做法大全 老碗鱼片的家常做法?
大家都爱看
查看更多[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