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起名 > > 正文

新密顺丰站点电话 顺丰快递员上班猝死,公司拒赔偿,有合同为何没有赔偿请求权?

2021-06-20 20:48:35

新密顺丰站点电话 顺丰快递员上班猝死,公司拒赔偿,有合同为何没有赔偿请求权?

顺丰快递员上班猝死,公司拒赔偿,有合同为何没有赔偿请求权?

顺丰小哥意外伤亡,顺丰会赔多少钱?告诉大家,赔偿款一分没有。签了免责协议,给2万安葬费。不是开玩笑,现实就是这样。

2021年4月3日,快递员老刘(化名)照例来到顺丰站点上班,还在整理快递包裹时,感觉身体不适,便请假去看病。结果在医院大厅猝死离世。面对老刘的死讯,顺丰方面却决绝赔偿。

老刘一家四口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知道我的天塌了。”——老刘的妻子说。

老刘是谁?

老刘35岁,湖南衡阳人,和妻子、12岁的大儿子、15个月的小女儿,一家4口生活在上海市宝山区,每月房租4750元。

因为前些年家里盖了新房,欠了几十万元外债。老刘为了早日还清欠款,2020年12月份,经朋友介绍,到顺丰工作,负责快递派送。

老刘每天6点半起床,7点开始上班,一般要忙到晚上8点多才下班。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每天工作最少12小时。有时候快递多来不及送,老刘的妻子都要去帮忙。

4月3日,老刘照常去顺丰站点上班,到岗后感觉身体不适,请假去医院看病,排队挂号时突然倒下,虽然经医生抢救,但是老刘再也没有醒来。

“穿着顺丰的工作服,人都到岗上班了,请假去看个病,猝死了,顺丰可以不管吗?”

顺丰真的可以不管!

老刘新盖的房子

老刘和顺丰什么关系?

老刘猝死,家人本以为顺丰会予以赔偿,结果顺丰的高管却说,老刘不是顺丰的员工,他的死与顺丰无关。顺丰出于人道主义,可以给2万块钱的安葬费,前提是老刘的妻子在《免责协议》上签字。

很多人可能会想,老刘一定是劳务派遣的,老刘和劳务公司是劳动关系,可以让老刘妻子找劳务公司索赔。

但是当老刘妻子找到这家名为人力宝科技公司的时候,对方却说老刘和人力宝不存在劳动关系,也没有签《劳动合同》。

原来老刘和人力宝签订的是一份《共享经济平台服务协议》,这份协议证明老刘从事的是外包工作。

人力宝等于是一个业务外包平台,顺丰在上面发布外包任务,老刘在平台上接外包工作。因此人力宝和老刘不存在劳动关系,顺丰更和老刘没有劳动关系,出了事不适用《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劳动法律法规。

通过这样的人力关系包装,老刘和顺丰的关系,变成了合作关系。举个例子,我们去一家裁缝店,定制衣服,结果裁缝在做衣服的时候,把手弄伤了,能让我们消费者赔吗?

顺丰就是通过这个逻辑,拒绝对老刘做一分钱的赔偿。

目前我国快递小哥约350万,外卖骑手超过600万。据社科院的统计,这近一千万的群体中,有超6成的人都是通过这种“关系”,在拼命工作。

老刘的工作,没有任何劳动保障吗?

在这种畸形的劳动关系下,员工属于兼职,企业就不用为他们缴纳五险一金,而且可以随时拒绝为员工“提供任务”。这样的关系,对劳动者而言,是毫无保障的。

据老刘妻子称,人力宝公司每天有为老刘买一款名为“骑士保险”的险种,俗称“一日险”。就是今天买了保今天,明天的要重新买,每天保费3元,最高保3万。

可是就这个保障,老刘居然也没享受到。因为一日险的保费是从快递员每天第一单的收入中扣除的,老刘当天还没开始送件,就请假就医,就等于老刘还没将这3块钱交给平台代买保险。所以老刘的猝死,连这个一日险的3万都赔不到。

据顺丰高管称,老刘请假在医院猝死,并非猝死于上班地点、上班时间,顺丰对此“表示遗憾”。

一日险的背后,谁在助纣为虐?

近些年因为快递员、骑手事故频发,保险公司相继推出了一款俗称“一日险”的险种。这种一日险,一般最高赔付3万元,一日一买。行内潜规则是,每天系统自动从员工的第一单扣3块钱,用于购买这种“一日险”。对的,这个保险费,得员工自己出,而且是强制的,系统自动扣。

据业内人士讲,一日险的保费,实际交到保险公司手里为每人1元钱。我们算算,全国600多万骑手,一人一天交3元,平台为每人交1元保费,留下的纯利就有1200万元。这1200万元,几个平台分,就不言而喻了吧。

其次,我们就当这一日险,实际保费为3元。我们按一位快递员,有双休,也有节假日,全年实际工作时间为250天,共交一日险750元。750元,这个价可以在市面上买到最少赔付二三十万的险种了吧。这种一日险,只赔3万!

除了赔付少,性价比低以外,这种一日险最大的问题是,像老刘这样,当天一单没接,出了事得不到赔偿。有人可能会说,不能在昨天扣钱,用来买今天的保险吗?

不能,因为这种畸形劳动关系,就意味着“兼职者”可以随时离开。所以把今天的钱扣3块,用来买明天的保险,就不合理了。万一兼职者明天不来上班呢?所以得按当天第一单的收入来收钱。

这就造成很多像老刘这样,还没来得及接第一单,就出事的骑手、快递员得不到赔偿。比如外卖骑手在送第一单时,发生交通意外。不仅没有这个“一日险”保障,可能第一单没有成功送达,还要被扣钱、降级。

曾经在大街上看到一件事,外卖小哥被一辆电瓶车撞了,小哥爬起来第一件事不是看自己有没有受伤,而是看外卖有没有洒出来。畸形的制度,扭曲了人性。天天买的保险,最后却一分钱赔不到。

就老刘猝死事件,央广网评在最后写道:

写在最后:

4月11日,老刘已经火化,家中的老人日盼夜盼,盼来了儿子的骨灰。而老刘的赔偿问题,却陷入僵局,因为老刘妻子将事件在网上曝光后,那位高管承诺的2万元安葬费,也扬言不给了。

顺丰一直以直营模式扩张,拒绝加盟,服务至上是他们的宗旨。你可曾想过挂着顺丰工牌,穿着顺丰请耐克专门定制的工服,每天为你送快递的顺丰小哥,其实只是兼职!

老刘的死可能是一个个案,但这背后折射出的,是千万骑手、快递员的劳动安全得不到保障,更突出了资本的违法成本是多么的低!

老刘的猝死,让我想起了2003年李洋导演、王宝强主演的电影《盲井》,矿工下井挖煤死了,矿主用2万块钱私了。想不到18年过去了,这种手段不仅没有收敛,反而蔓延到了上市企业。

2016年11月株洲一快递员老尹,在送快递途中猝死;

2017年8月南通一骑手老汤,送餐途中猝死;

2018年2月杭州一快递员小林,在送快递途中猝死;

2019年10月青岛一快递员老邴,在送快递途中猝死;

2020年5月武汉一骑手老韩,送餐途中猝死;

2021年4月上海一快递员老刘,上班时猝死。

都说资本无情,由此可见一斑。

希望国家可以尽快立法,填补这一空白,不再让资本钻法律的空子,剥削劳动人民的血汗。


关于老刘的赔偿,大家怎么看?

上一篇:蚊帐架可以带上高铁吗 有铁支架的蚊帐可以带上火车吗? 下一篇:顺丰快运查询 顺丰如何查询自己的快递?
大家都爱看
查看更多[起名]